安徽省卫计委基层卫生处处长夏北海说

2021-02-18 15:28

记者调查发现,试点的乡镇卫生院有效整合了当地卫生资源,保障了当地老百姓就近就医、缓解了城市医院压力和群众看病负担。与原有的三级分级诊疗体系相比,在县域医疗共同体的框架内建设重点乡镇卫生院“守住”群众首诊,不仅符合基层医疗人才队伍的水平和规模,而且医疗质量更加安全。

鲍晓菁)

从2009年起,安徽医改提出,将村级卫生室和乡镇卫生院作为基层医疗“网底”,并且对乡镇卫生院实行“收支两条线”,但是经过几年实践,隐藏的一些政策缺陷逐渐暴露出来:医务人员工作积极性被打击、业务量下降、推诿病人、甚至大量人才流失的情况。这些已经对基层乡镇卫生院的运转造成了影响。针对基层目前的现实情况,从2015年4月起,安徽新医改对基层医疗机构做出重大调整:

“全面撒网只能织一张破网,但医疗‘堡垒’却能在几年之内切实解决基层普通百姓看病难的问题。”记者在阜南、谯城等地采访时,当地的卫生干部如是说。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古城中心卫生院留住了附近七八个乡镇80%的病人,在此首诊的病人80%的病得到了准确导诊。”谯城区卫计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经过他们测算,谯城区只要再有三四个古城卫生院这样的卫生院,那么就可以实现“小病留在基层,大病准确导诊”的目标。

“医改的核心是提供安全有效的医疗服务,因此分级诊疗也应该从这一核心出发,让乡镇卫生院有实力、有规模提供更加便捷、优质的医疗服务,才能让老百姓自愿去基层看病。”安徽省卫计委基层卫生处处长夏北海说,安徽省新医改正在尝试建立“重点乡镇卫生院首诊、导诊——县医院看普通大病——城市三甲医院看疑难杂症和重大疾病”的“中国式分级诊疗体系”。

年业务收入超过5000万、职工240人、其中副主任医师3人、ct和核磁共振等设备齐全、妇儿五官外科等科室一应俱全、床位数多达280张……亳州市谯城区古城镇中心卫生院可谓是卫生院中的“巨无霸”,也是当地大多数老百姓看病的首选。记者看到,与很多乡镇卫生院门可罗雀的惨淡光景相比,古城卫生院的院内停满了电动三轮车,内科病房几乎满员,正在新建的八层医院楼预示着这个乡镇卫生院欣欣向荣的发展前景。

免责声明: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古城中心卫生院就着手培养自己的医生队伍。经过长达三十多年“滚雪球”式的发展,古城卫生院成为了当地的医疗“堡垒”——服务的人口越来越多、服务半径也越来越大、医生平均月薪也比其他卫生院高出千元以上。当地卫计部门也给予了古城卫生院一些倾斜性政策,如将其编制破格扩展到160人。2015年,根据安徽省新医改政策,古城镇中心卫生院又加挂了“亳州市谯城区第三人民医院”的牌子,目前已经成功通过二级医院资质验收。

上述多地卫计部门测算,在一个县区内,扶持3、4家乡镇卫生院升级为二级综合医院,就可以满足当地八成老百姓的看病就诊需求,能够有效缓解县市医院压力。据估算,一家拥有100张左右床位的重点乡镇卫生院就具有了规模效应:配备基本大型设备、业务量增多、员工收入提高,医务人员技术能够在团队中得到提升,还可以有效对抗城市医院对于基层医疗卫生人才的“虹吸效应”。(记者

首先,叫停了实行多年的基层医疗机构“收支两条线”,全面推行财政经费定项补助。业务收入归县镇卫生院自行支配,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建设和设备购置更新、周转房建设资金以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处置经费等,由县级政府负责。并且在此基础上有序调整乡镇卫生院布局,重新规划设置中心卫生院,促进人力资源和设备资源向中心卫生院集中,扶持实力较强的中心卫生院创建二级综合医院,力争到2017年全省三分之一的中心卫生院达到二级综合医院水平。

记者采访了解到,仅仅靠医保报销比例难以引导群众“首诊在基层、小病不出乡”,并且基层医疗技术水平不高,导致首诊存在一定医疗质量安全隐患。而在县域医共体的体系下,医疗服务可以实现“无缝对接”,重点卫生院能够提供更加安全、更加便捷的医疗服务。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其次,选择15个县启动县域医共体试点,即在一个县域内成立由县医院为龙头、重点乡镇卫生院为主干、普通乡镇卫生院和村级卫生室为支干、医保定点民营医院加盟的“医疗共同体”,负责承担辖区内当年门诊和住院。将当年新农合筹资总额的85.5%交由医共体包干,超支部分由医共体垫付,结余部分也归医共体自行分配,这样一来,引导基层医疗机构共同发力将病人留在基层,减少医保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