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用了不洁净的水才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2021-03-02 22:12

熊玉说,自己女儿今年回家过年,可是正月初三就走了,没水洗澡她们完全不习惯。“到现在年还没过完,就只有我们两口子在家了。按照以往的情况,女儿至少也要等到十五过后才走的。”

北新村王上湾,地势比较高。湾子里几十户人家现在只能依靠一口水塘过日子,因为湾子里大多数水井都见底了。

走访中,不少村民表示,他们给多个部门打过电话,但每次得到的回复就是:“已经转给相关部门和单位,正在处理此事。”

王齐良说,湾子里几十户人家,水井除了16米深以上的,其他都见底了。记者看到,供应这几十户人家的水塘,面积不到一千平方米,水面上漂浮着很多黑色异物,挑起来的水呈淡黄色。湾子里的人说,这些天来,水面至少下降了30厘米。

村民王齐良今年六十多岁了,他告诉记者,他家的水井早在初二那天就见底了,这些日子家里用水,全部是从100多米远的一个水塘挑的。

张村医陪着记者一起走访,每到一家有小孩的人家,家长们都会围着他询问,为什么这些天孩子们身上总会莫名其妙地长一些小红点点。张村医解答,按照他47年的行医经验,可能是因为孩子们抵抗力差,突然用了不洁净的水才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张村医带着记者先看了看卫生室的水管,“你看看,除了晚上我回家,这二三十天只要我在这里,水龙头都是打开的,就是希望能在第一时间听到流水声。”

接下来黄强栋有点为难了,来的亲戚中,有十几个住得很远,不可能当晚赶回家,可家里没有自来水,如果住在家里,早晚洗漱是个大问题。万般无奈之下,黄强栋安排这些亲戚到镇上住旅社。

一听到记者来意,72岁的张村医很激动:“你来之前十几分钟,在我这里打针的3位村民还在谈论停水的事情,他们都很生气,从来没有停水一个多月的事,而且到现在没人管。”

“我天天端着盆子带着毛巾、牙刷,到别人家水井打水洗漱,好在我们两家关系好,别人没意见。要是关系不好,我怎么好意思天天去打搅别个?”

接到北新村村民的投诉电话后,昨天上午,记者首先找到了张村医。

在北新村殷家大湾,记者找到了前村支书殷先生。殷先生说,最开始有传言说,因为年前有段时间天气太冷,水管被冻裂,所以才导致停水。“可是后来有人来修过水管的,就不知道怎么到现在也没水。”

黄强栋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儿子终于成家了;担心的是,家里自来水停了,十来桌客人的吃饭用水是个麻烦。好在黄强栋家里还有一口水井,虽然麻烦,但至少能对付。在全家人的努力下,婚宴终于圆满完成。

截至昨晚记者发稿,负责北新村供水的研子自来水公司的服务电话依然没人接听。

记者采访结束,准备步行十几里路到主路上等公交车时,过来一辆三轮车。车上正好有一位乘客,是北新村的,带着礼物和换洗衣服,准备去黄陂城关走亲戚。这位姓王的村民想借走亲戚的机会,洗个澡。“快一个星期没洗澡了,实在不舒服。”

张村医说,虽然北新村有一部分村民家打了水井,但是自从通自来水后,这些水井就没有用过,水里含钙高,碱性重,吃这样的水对身体肯定不好。

村民熊玉就住在北新村村委会对面,说起春节期间停水的事,她一脸不高兴。

在北新村走访时,村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哪怕停个上十天,我们也忍了;哪怕是别的时间停水,我们也忍了。但春节期间一个多月,居然没人管停水的事情,我们这个年过得不舒服!”

“虽然额外花了钱,但我们也要让亲戚们年节期间过得舒服吧。亲戚们倒是没说什么,最多也就是笑话一下,可儿子媳妇新婚,洗澡都成问题,这让我们心里很不好过。”

殷先生说,除了北新村,还有陶岗村也是停水一个多月。“两个村涉及到的村民近两千人,为什么有关部门就没有一个预案应对呢?至少从城里每天安排洒水车或者消防车,解决村民们吃水问题也好啊!”

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每家的水龙头都像村医务室一样开着,村民们说,就是希望第一时间能听到来水的声音。

武汉晚报记者在他家没有见到他的儿子、媳妇,黄强栋说,儿子、媳妇两人在家待了三天就走了,“媳妇是广东那边的,每天都要洗澡的,很不习惯没有自来水。婚后几天也是经常借拜年的机会,除了带着礼物,还带着衣服,到亲戚家蹭着洗个澡。”